b001

重庆科技英语翻译的创造性和忠实性

发布时间:2018-11-06  作者:cqylfy.com
重庆翻译公司翻译著作,忠实是一项重要的指导准则,但肯定的忠真实翻译实践中是很难做到的。任何翻译都会和原文存在着一些距离(尤其是一些古诗词的翻译)。

SL与TL自身的差异。
不同的言语有很大的差异性,包含语音、拼写、语法等方面。在诸多要素中,最重要的影响要素是言语方法和习气的不同,包含用词不同、比方不同、联想不平等。因为这些差异,在翻译时很难,乃至根本不行能将原文信息所表达的内容和思想感情彻底毫厘不差地移植到译文信息中去,所以原文和译文不行能彻底一样。

文明传统背景的差异。
所谓翻译,无非是经过一种言语传达另一种言语的文明信息,可以说任何翻译都离不开文明。历来有经历的译者或翻译研究者都比较留意文明和翻译的联系。王佐良说:“翻译者有必要是一个真实意义上的文明人。人们说:他有必要把握两种言语,确实如此;可是假如不了解言语当中的社会文明;谁也无法把握言语。”(《翻译通讯》,1984:1)谭载喜说:“翻译中有对原文意思的了解,远远不是单纯的言语了解问题。言语是文明的组成部分,它受着文明的影响和限制……在翻译过程中,译者对某段文字的正确了解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在于他对有关文明的了解。”关于译者来说,没有对两种文明的比照常识就无从谈起对言语文字的正确了解和表达。为了使译文读者得到和原文读者根本相同的文明信息,在翻译中遇到两种文明差异特别大时,译者就要仔细地在译文文明中寻觅相对应的表达方法,作出各种必要的转化,创造性地进行翻译实践。如汉语中的“天然生成有福”,到了俄国人口中变成了“穿戴衬衣生下来的”,在英国人那里成了“生来嘴里就含着一把银勺(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one’s mouth)”,德国人则说“梳好了头再出生”。又如不少言语中都有许多以动物为内容或作比方的习语,但同一种动物在不同的言语意义中是互不相同的。例如,“fox”一词的原意是狐狸。西方人认为狐狸是一种心爱聪明的动物,所以在英语中,用fox一词来形容人是指人的聪明机灵。而在我国,人们认为狐狸是一种奸刁阴恶的动物,所以人们在运用狐狸一词时,多指人“奸刁阴恶”,这正是因为文明传统背景的差异所形成的信息接纳发生偏差,然后有或许导致翻译的不忠实。又如英语国家有爱狗的传统,我国人却崇敬龙,中英公民关于这两种动物的心思反应是彻底不相同的,这体现在术语中时,要求翻译有必要进行恰当的转化

后置定语多:
按定语所在的方位可将定语分为前置定语和后置定语。科技英语精确且紧密,所以频频运用后置定语。笔者在触摸科技英语过程中发现,关于后置定语的了解,可以选用“就近准则”,即从句跟随在哪个名词后面,一般就用来修饰哪个名词。
后置定语一般有:介词短语,形容词,非限制动词等作后置定语:

杂乱长句多:
科技文章要求客观、叙说精确,因而科技英语中常运用长句,一句话里经常包含四五或更多个分句。译成汉语时,有必要依照汉语习气分解成分句,才干条理清楚。
例如:This practice describes established shearography procedures that are currently used by industry and federal agencies that have demonstrated utility in quality assurance of polymer matrix composites, sandwich core material, and filament-wound pressure vessels during product process design and optimization, manufacturing process control, post manufacture inspection, and in service inspection.
[译文]本规范描绘了企业和联邦组织当时运用的散斑干与测验程序。在聚合物复合资料,夹心资料和复合资料环绕压力容器的产品设计优化,制作工艺操控、制作后检测和售后检测中的质量保证中,该程序现已证明其效果。

重庆翻译的类别触及很广,包含文学、经贸、科技等许多方面。正所谓“隔行如隔山”,译者在比较通晓两种言语的基础上,还需要对翻译资料所触及的专业具有十分广博的常识。这样才干在翻译过程中做到挥洒自如,防止一知半解、似懂非懂的情况。就自己而言,因为平时很少阅览散文这样的著作,所以文学水平真实有限,只能体会到散文写出来的 意境,难以用言语来表达。我在翻译这样的文章时,感觉不知道从何下手,有些语句似懂非懂,用英语更不知道要怎样表达。所以,假如想要做好翻译,就有必要广泛 地涉猎不同的领域,很多阅览,不断地堆集各学科的常识,使自己的常识愈加广博。

翻译是两种不同言语之间的彼此转化,要使自己的译文成为好的译作,在具有深刻了解原文的专业常识之后,还需具有长于表达的才能和写好译文的本 领。像《独处》这样的散文文体,言语方式看上去简略,可是要表达的意境却并不简略。即使可以正确、深刻地了解原文,可是要用恰当的英文表达出相同的意境, 则需要译者长于用英文表达,长于写好英文译文。不然,即使译文意思契合原文,可是文字表达上却比原文差劲不少,这也不能算是好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