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01

中国特色词汇翻译介词词组词序微调

发布时间:2019-06-20  作者:cqylfy.com
重庆翻译公司除了之前评论的各种名词词组的景象之外,“变词为句”操作的另一个首要范畴是英语介词词组的翻译。请看下面的比如:
These are disorientating times for younger Americans. After a childhood of suburban ease and coming of age in the years of endless promise, they are now struggling to adjust to a life of contracting limits not suffered by their parents.

斜体的介词词组若按原结构译成“在……和……今后”这样一个长长的汉肯定会令人无法忍受。经“变词为句”处理后,这个长长的介词结构译成为两个汉语语句.读起来比较舒服了。

这个年代使美国的年轻人感到怅惘。他们曾在郊区度过了高枕无忧的幼年对出息充溢无限期望的年月又随同他们步入成年。现在他们却要尽心竭力采习气日益困顿的日子。这种困顿的日子他们的爸爸妈妈却不曾经历过。 

介词短语的“变词为句”往往会牵涉到特定介词的语义传达问题。实践证明,在这样的翻译操作过程中,有关介词的语义传达会呈现一改变。介词短语的“变词为句”操作后,特定介词的语义或许没有充沛传达,需求补足。比较常用的一个方法是,在紧接着的一个语句中以某种方法再现这个介词应有的 涵意。例如,上面一句中,after的字面意思虽没有直接译出,但经过用一个个“曾”字表现出来。再请看下面一个比如:         
At the first early warning last October that The Pentagon might shut down a number of obsolete military bases, communities across the US launched pre-emptive strikes against the plan. The issue had less to do with military utility than with economic survival.

原文斜体部分的介词短语比较长,这儿介词at的用法也比较特别,它表明“立刻引起一件作业的原因”,为了照顾这个意思,这个介词短语在“变词为句”后,接着的一句中就添加了“当即”二字:
有关五角大楼或许要封闭一批陈腐过期的军事基地的音讯最早是上一年10月传出来的。美国全国各军事基地地点社区当即先下手为强,发起了一系列反对停工。这项争端并非关系到军事基地的使用价值,而是关系到基地地点地公民的经济生计。

要进步翻译质量,还需求研讨自己民族特有的一些词汇。这是由于每一个国家有其自己的文明、传统、意识形态、准则、经济体制等,天然会有一些共同的表达方法,对这类词汇要翻译的既恰当,又契合所择言语的习气说法,是不容易的。其中词的挑选和调配是翻译的一个根本技巧,也是翻译的难点之一。这些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稍不留神就会翻译成中国式英语。例如:
1.分配不公的问题
[误译]the question of unequal distribution
[正译]the question of unfair distribution
[分析]“分配不公”的内在应是分配不公平。而误译译文的意思却是“不均匀的分配”,the question of unfair distribution才忠诚的翻译了“分配不公平的问题”。根据不同的上下文,“分配不公”还能够译为income disparities, unfair distribution of wealth, unfairness as shown by income disparities。

2.压力很大的作业
[误译]a stressful job
[正译]a demanding job
[分析]一般意义上的“压力很大的作业”是指在作业中因达不到或惧怕达不到期望值而焦虑的意思。a demanding job即表明期望值高而感到压力大的作业;而a stressful job表明由严重而感到压力大的作业。

3、精神文明
[误译]spiritual civilization
[正译]ethical and cultural progress
[分析]“精神文明”这一词,广义上包括思想道德、文明科学、体育卫生、哲学道德、民主法制等上层建筑的东西,狭义上首要指道德道德。“精神文明”曾被译为spiritual civilization,在外国人的心目中含有宗教颜色,现在已根据不同的场合、文体等不同的语境要素,译成ethical and cultural progress以及ideological and cultural advancement等其他词语。

“顺句操作”的翻译从总体上讲并不会给汉语行文带来多少费事,但两种言语在句法结构或组词上有时不免不兼容,译文或许会发生某些夹缠现象。为削减译文的夹缠现象,在断句之后仍是答应译者根据详细情况对原文进行某种程度的词序微调。请看下面一例:
Modern bus shelters began to appear on the pavements, complementing the 2lst century appearance of the surrounding glass and chrome skyscrapers. 
断句:
Modern bus shelters began to appear on the pavements,//complementing the 2lst century appearance of the surrounding glass and chrome skyscrapers.
按理说,这样断句在逻辑上完全能够承受,但根据这个断句方式译出的语句读起来却会比较别扭,不太契合汉语行文的习气:
赋有现代化气味的公交车候车亭开端在街头呈现,这给周围表现面貌的玻璃和铬合金包装的一栋栋摩天大楼的景象平添了几分颜色。
译文划线部分欧化滋味较重,要战胜这个缺点,能够将这个部分再拆成丽个部分,或许将原句的这个部分再断成两个+鄙分。当然,这样做应以不损坏原文意思为条件。为达到此口的,原句中的skyscrapers的方位可适当前移,然后从头断句:
complementing the 2lst century appearance of the surrounding skyscrapers // (of) glass and chrome.